快捷搜索:  as  11

八十万禁军教头究竟是多大官?

原标题:八十万禁军教头究竟是多大官?

本文经授权转载自| 骚客文艺

ID |soulker2017

作者|半夏

「水浒」里讲高俅遭际端王,做了亲随,不料未及两个月,哲宗皇帝死掉,没有太子,百官商议,端王便被册立为天子,正是着名的风流皇帝徽宗。这高俅果然会踢气球,将气球一似鳔胶粘在身上,算是个文娱人材,被抬举个文艺部长体委主任之类,几乎就是人尽其用了,可偏偏让他做到殿帅府太尉职事,成了国家级的军事主官,无怪误国。

高太尉上任第一件事,自然是点卯,于内只欠一名八十万禁军教头王进,患病未痊,不曾参拜。王进少不得捱着病,前来参拜,终于被臭骂一通。原来高太尉帮闲时,也曾学使枪棒,被王进他爹一棒打翻,三四个月将息不起,今日发迹,正要报仇。没奈何,王教头只好走为上着。因那延安府老种经略相公镇守边庭,手下军官,多有曾到京师,爱王进使枪棒的极多,投奔他们,成为正选。

记得当年读到这里,先就被这八十万禁军教头的头衔震慑得五体投地。如你所知,跟后有个渭州小种经略相公门下的提辖,杀了恶霸郑屠,落发为僧,又闹了五台,辗转成了东京大相国寺酸枣门外菜园的园长,演力功夫,引出一位军官喝采,这便是号称最是逼上梁山的第一典型,林冲。

林冲,电视剧「水浒传」

林冲的身份,也是八十万禁军教头。

虽说没几回书便跳将来两个八十万禁军教头,却都是手段了得的人物,因此上对那头衔,我依旧是佩服得五体投地。

仔细检讨起来,这种头衔崇拜,更多是担任定语的八十万禁军。或许是小说技法,但凡说到教头,似乎无一不是挂着八十万禁军的名头。自然,这也不妨是以示区别,譬如柴大官人庄子里的那位被林冲一棍打翻的洪教头,便不再有丝毫前缀,只是个传技授徒行走江湖的教师爷,手段略好过卖大力丸的,不免成色不足。

不过就算有别,前缀个禁军也就罢了,为什么每次都要捎带上那八十万呢?

宋朝兵制,按照史书上的说法,大概有三:「天子之卫兵,以守京师,备征戍,曰禁军;诸州之镇兵,以分给役使,曰厢军;选于户籍或应募,使之团结训练,以为在所防守,则曰乡兵。」

从字面看,禁军无疑是皇帝的亲兵,宋朝的禁军,也基本可以理解为隶属中央的正规主力部队,但厢军和乡兵,却不大方便用地方部队和民兵进行简单的同比归类。

宋太祖有感于唐朝之后藩镇的拥兵自重所导致的政权更迭,建立王朝之后,便收境内四方甲兵,列营京畿,名为禁军。这种萃精锐于京师的处置,当然方便中央政府对枪杆子的垂直掌控,但也同时种下了将兵不知以及日渐积弱的根底。

至于所谓八十万,虽是小说家言,却也不算失实。按照「宋史·兵志」记载,中外禁厢军,太祖开宝年间,在籍之兵总为三十七万八千,其中禁军马步十九万三千;太宗至道年间,在籍总六十六万六千,禁军三十五万八千;真宗天禧年间,在籍九十一万二千,禁军四十三万二千;仁宗庆历年间,诸边多事,在籍一百二十五万九千,禁军八十二万六千。

此之后,稍加裁制,英宗治平年间,在籍一百十六万二千,禁军六十六万三千。神宗熙宁年间,禁军凡五十六万八千六百八十八人,元丰年间则为六十一万二千二百四十三人。

徽宗一朝,蔡京用事,兵弊日滋,童贯将禁军,增额日广而乏精锐,缺额至于二十四万,到靖康之祸,在籍禁军止存三万,种师道——就是鲁智深的老领导老种经略相公将兵入援,也止得一万五千而已。以此疲塌可怜的部队对抗蓄谋已久且一向骁勇剽悍的外族强敌,安得不败。

林冲在东京禁军校场练兵,电视剧「水浒传」

关于教头,书上的记述则有些令人失望。在「宋史」专述禁军的卷帙里,只提到了提辖和虞候。看来智深师父和林冲的父亲,以及高太尉门下的陆谦,都是正经入流的。甚至太祖皇帝赵匡胤在周时,也曾为殿前都虞候。不过,虞候一名在宋朝,也作为官僚雇佣的侍从出现,地位一如门子。当然,从「水浒」里林冲和陆谦的交情看,似乎该是个官员。

至于教头,却在陈说乡兵的保甲部分,捎带提及:

(元丰)二年十一月,始立「府界集教大保长法」,以昭宣使入内内侍省副都知王正中、东上合门使狄谘兼提举府界教保甲大保长,总二十二县为教场十一所,大保长凡二千八百二十五人,每十人一色事艺,置教头一。凡禁军教头二百七十,都教头三十,使臣十。弓以八斗、九斗、一石为三等,弩以二石四斗、二石七斗、三石为三等,马射九斗、八斗为二等,其材力超拔者为出等。当教时,月给钱三千,日给食,官予戎械、战袍,又具银楪、酒醪以为赏犒。

三年,大保长艺成,乃立团教法,以大保长为教头,教保丁焉…

保甲是王安石在熙宁年间改募兵而行之法,大意是:十家为一保,选主户有干力者一人为保长;五十家为一大保,选一人为大保长;十大保为一都保,选为众所服者为都保正,又以一人为之副。家有两丁以上的,选一人为保丁。保丁自备弓箭,演习武艺战阵。同保范围内如发生犯法事件,保丁须检举、揭发、追捕,知而不告,连坐治罪。

这样看来,所谓教头,似乎原本是变法中因应某项体制改革,临时抽调的教练武艺的人员,而教头之上的都教头,也是在元丰二年,于殿前司、步军司分别设置,掌教习之事,很有些搂草打兔子的意思。即便是都教头,在当时也仅仅约略相当于中下级军官,而更在其下的教头,其地位的越发低下,可想而知。

「水浒」里说到九纹龙史进投关西五路寻找师傅王进,来到渭州,问那茶博士经略府里可有教头王进,茶博士说,这府里教头极多,有三四个姓王的,不知哪个是。但凡什么多了,便意味着没有多大价值,起码行市是走跌的。所以,即便采用以书证书的本证手法,也可以看出,教头实在不是个啥正经职衔的军官。

此外,操刀鬼曹正,不过杀得好牲口,是个挑筋剐骨,开膛剥皮拔毛的好手,说白了,就是个开封府街面上祖代相传的屠夫而已,却也做了禁军林教头的徒弟,其中也不免透露出些许意料内外的信息来。

如此,禁军尽管是嫡系的皇家卫戍部队,八十万也的确是令人景仰的浩大编制,可如同太医院里拥有的众多庸医一样,八十万禁军教头不过就是大部队里担任枪棒教练的下层军官而已,甚至从行政级别上看,林冲、王进这些禁军教头,还远远赶不上专门伺候皇上的御医之流。

原来武艺高强的林冲,根本不是一般人印象里和关胜呼延灼秦明一色的朝廷命官,甚至比之杨制使鲁提辖花知寨也远为不及。也唯其如此,林教头所谓「男子汉空有一身本事,不遇明主,屈沉在小人之下,受这般腌臜气」的叹息,才更有英雄气短的沉沉意味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